影视影评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 影视影评 > 震前准确预测遭冷遇,唐山大地震被准确预测的

震前准确预测遭冷遇,唐山大地震被准确预测的

来源:http://www.lfxindai.com 作者: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时间:2019-08-29 18:18

尊敬的冯小刚先生:
如果以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为界,将震惊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分为震前和震后两部分,您的电影却只字未提震前的内容,只是喋喋不休的展示了震后的自救与互救,这是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能做到的事情,仅是催人泪下,不能催人奋进。要知道震前预报的内容才是《水浒传》中的武松打虎,才是唐山地震中最精彩的一段,而这个打虎的英雄则是唐山第二中学的田金武老师。你的电影中没有武松打虎,所以我说你的电影不够全面,以后还会有人把它补充进去,所以说您的影片不是绝版,泰坦尼特克号沉入海底已一百多年,人们还在回忆它,二战已过去多年,人们还在演绎它,唐山地震由于它是同等意义的世界大事,像窖藏的陈年老酒一样,年代越久越香醇,回味无穷。
田金武老师在“文革”中被定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一杆大黑旗,这位唐山铁道学院(原唐山交大)的客座教授,唐山二中地震科研组组长, 曾被敬爱的周总理邀请参加全国“神仙会”(相当于现在的全国科技代表大会),他是一位生不争名死不争地的漏网右派,四十年代初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一直从事教学与科研,他的为人与治学堪称师表,他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很多事迹足以示范后人。若将他的事迹拍成电影,不但能催人泪下,还能鼓舞奋进后人。是一部绝好的教材,当然也不能说他的预报手段,就是打开地震预报的金钥匙。只能说在攀登地震科研的高峰的征途中,留下了他深深的脚印,这些脚印闪烁着他生命的光华。
于1976年7月14日在全国地震现场会上,他当着全国各地一百多位地震专家与行政官员,向国家地震局业务局长查志远汇报紧急震情,说今年七月底八月初,将有七级以上大震,可能达到八级的独家预报意见。与会代表问他震中在哪里,他答,地震就在脚下,就在脚下(当时会场就在唐山二中)地震发生在唐山五十公里范围内,时间,震级,震中,世界地震预报三要素的标准它完全对应。迄今为止,这是世界特大地震最精确的短临预报。这是唐山人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光荣,说明我国有能力,有水平预测出唐山大地震,至于没有发布地震预报,是另外的问题,瑕不掩玉。我们应当痛定思痛,接受教训。以上田金武的预报意见已收入《唐山丰南地方志》。在该书中田金武老师已列为唐山名人。
长篇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是获奖作品。该书作者钱刚同志在给我的来信中,非常后悔的说,未能在该书中详细写出田金武老师的事迹,深表遗憾。他承认我的书遗漏了最精彩的一段。勇于承认自己过失的人是高尚的人。冯小刚先生不知你对此事有何感想,你的影片票房价值尽管突破六亿,但不足挂齿,不过是昙花一现,它是不能传世的,没有任何的保留价值,因为它不是真实的全面的历史,你若非要冠名“唐山大地震”就必须把震前震后通通反映出来,您的影片遗漏了主要的内容,应该讴歌的还有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的马希荣、八中的周萼、自来水公司的安聚会、二中的王淑蔚老师、李伯齐、开滦地震台的高级工程师姜意苍、北京的汪成民、华翔民、黄向宁、耿庆国、天津的侯士军、山海关的李希亚老师等多人和多家地震台站都做了地震预报,尤其是中国天灾预测委员会主任耿庆国教授,汶川地震前又做出精确的预报,他们都是地震预报的功臣,这些闪光的人物在您的影片中丝毫没有提及,天理难容。要知道震前预报要比震后的救灾,意义重要多得多,震前预报,比震后救灾重要的多。在世界地震频发的今天尤其应当讴歌这些“闯关”英模。冯小刚先生,不客气的说您所拍摄的《唐山大地震》,似有欺世盗名之嫌,经过唐山大地震幸存的人们说您的影片只能叫《唐山大地震后》,不配叫《唐山大地震》。
原唐山地区青龙县地震负责干部王春青,参加了7月14日的全国地震预报现场会,聆听了田金武老师的意见(他的参会记录本仍在耿庆国教授的手中保存,这是最有利的证据)。散会后,他急忙向青龙县革命委员会主任冉广崎反映田老师及多家的预报意见,冉广崎听后马上拍板,通知全县十八万人,必须马上搬到室外过夜,躲开地震。地震发生时青龙县房倒屋塌十万间,竟无一人因地震伤亡,这是真正意义的抗震。青龙是抗震而唐山是挨震,唐山与青龙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青龙属于原唐山地区,同一场在案,唐山死亡二十四万人,重伤十六万人,青龙人则毫发未犯,因抗震的方法不同,结果也不同,都创造了人类地震预报史上的奇迹。青龙这麽光彩照人的事迹为什莫没有一个镜头,同一场在案,你拍摄的全是血泪,却没有欢歌。令人不解。世界上通常对抗震的解释是,在灾难来临之前,让人们躲开灾难。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尔博士代表联合国为冉光奇颁发了人类抗震史上第一枚金质奖章。冉光崎说,这枚奖章中有田老师的多一半。为此唐山劳动日报,河北日报,人民教育等多家刊物都曾撰文,表彰与缅怀田金武老师,地震界同仁也称田金武是他们的好老师,是位唯其不该忘却得人,敬爱的冯导演你则只字未提。当引以为憾,不知您赞同我的意见否?今与您直言商榷。
田金武老师不并是算命先生,一生不曾妄语,他是根据地电、地应力及磁偏角等多种科学预测手段而预报的。地震二十年后,九十岁高龄的北京理工大学郑连达教授破解了田金武的预报资料,发表在他的专著《唐山地震研究》一书中,并在全国地震会上宣读,年龄之高资历之深,耗神之巨,堪称界内之最,他声泪俱下的呼吁有关部门应尽快为地震界的领军人物田金武老师塑像,以鼓舞地震界同仁准确预报地震的信心。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一千年,一万年,再也不发生唐山地震这样的悲剧。我们应当如何看待田金武老师的贡献,这是考验政府的执政态度。田金武老师的预报图纸仍保存在我们的手中,英国地震博物馆要求收藏该图,并许以重金,我们没有同意。因为这是世界唯一的不可复制的图纸。到目前为止,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地震界同仁都曾看过该图,说该图价值连城,日本地震预报的首席专家一曾太郎说该图是中国最大的亮点,不该在亮点再上蒙上一层布。我认为冯导未能将这层布掀开。所以我说你的影片绝不配叫《唐山大地震》,这以厚重的历史题材,如果硬要和唐山大地震联系起来,那只能叫《唐山大地震后》。妥否请赐教

“这是几十位当事人的采访录音,里面讲的是一个20多年前的秘密。”

        7月26日早8点,青龙县43个公社的干部全部到岗。青龙全县上上下下处于临震状态。震情通报在村子里反复播放;简易抗震棚随处可见;民兵把固执的老人送进抗震棚;村巡逻队1天检查2次,防止村民回家滞留……7月27日,青龙县中学地震研究小组发现,许多黄鼠狼一反常态,白天乱跑,当天达到高潮。干沟乡庞丈子村柳树沟平日清亮见底的泉水出现异常,不断往上翻白浆;平时在水底趴着的小黑虫子,浮在水面来回窜动。一切征兆预示着灾难的降临。

唐山人:田主生 敬商

距唐山大地震12天

图片 1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汪成民做了一次“越轨”行为,也正是这次“越轨”行为使距唐山市仅115公里的河北省青龙县躲过了这场塌天大祸。

         还是让我们看看《唐山警世录》里马希融与地震局专家的对话吧。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唐山大地震发生在今天,唐山灾难能够不再重演吗?

        马希融:我是这个看法。

“寻求真相是人的本能”

         往者已逝,三十多年前的悲剧居然重新上演,汶川特大地震、雅安地震让历史又踏进了同一条河里。为什么悲剧会这么快的就发生?时代发展了三十多年,科技进步了三十多年,难道中国的地震预报水平反而落后了不止三十多年年?中国地震界难道连一位马希融式的人才也没有吗?难道马希融在三十多年前能预报出来的事情,现在居然做不到了吗?或者还是我们现在压根就没有一个敢说真话的汪成民式的地震专家呢?

1976年7月6日

        7月27日黄昏,青龙县,大喇叭滚动播发着地震警报,冉广岐坐镇帐篷之中,指挥全县全力应对浩劫……就这样,青龙人民幸运地逃脱了唐山大地震这场灭顶之灾。唐山大地震后,青龙一度成为唐山的后方医院,救助了众多伤员。

1996年,张庆洲描写唐山地震的长篇小说《震城》出版。此后不久,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用沙哑的男低音对他说,唐山大地震事前曾被预报出来。这个神秘致电者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但却给张庆洲提供了进一步调查此事的线索——你可以去找唐山市地震办公室的杨友宸。

        今天重读这段对话,依然令人感到惊心动魄,同时又感慨万千。专家们总是习惯于坐而论道,依照本本主义按常规办事。假如他们能好好向实际学习,仔细地研究马希融预报的种种非常明显的异常现象,几十万唐山市市民还用在大地震中坐以待毙吗?

刘占武:我总有一种犯罪感。

         最早预测出唐山大地震将来到人间的是开滦马家沟地震台的预报员马希融。从1976年5月28日开始,马希融发现,一直平稳的地电阻率出现了急速下降的现象。他一边加紧观测计算,一边观察地下水和动物变化。为慎重起见,他还与其他地震台进行沟通,最后确认监测结果无误。7月6日,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地震局、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短期将有强烈地震的紧急预报。可惜马希融位卑言轻,引不起某些“大人物”的重视。一直拖了八天之后,到了7月14日,国家地震局才姗姗来迟地派来了两位分析地震室负责地电的专家,他们检查了设备、线路后想当然地指出:“地电阻率值下降是干扰引起的。”而对地电阻率出现急速下降的现象视而不见。

唐山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超过24万人在地震中遇难。

         正因为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被准确地预测出来,这才有了唐山大地震中的奇迹——青龙抗震。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许的唐山大地震,使几十万人的生命瞬间逝去。然而,与唐山的迁安比邻的青龙满族自治县,在这场大地震中房屋损坏18万多间,其中倒塌7300多间,但47万人中直接死于地震灾害的只有1人。这完全得益于地震的提前预报和青龙县的得力防震措施。

国家地震局汪成民等一行15人到北京市地震队听取汇报,北京队提出,发现临震七大异常。

         马希融:昌黎后土桥是专业地震台,为什么近两个月来曲线形态和我台那么一致?

距唐山大地震不到半年

        1976年7月中旬,青龙县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在唐山参加全国的地震工作会议。会上,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的专家汪成民说:华北地区一两年内可能发生7级以上强震。根据各地汇总的震情,当前京津唐渤海地区有七大异常,7月22日~8月5日可能有地震。王春青急忙赶回县里向领导汇报。时任青龙县委书记的冉广岐顶住压力,冒着风险,拍板决定向县委常委会汇报,向全县发布临震预报。

距唐山大地震17小时

         不可思议的是,在唐山大地震的震后,曾被马希融准确地预测出来的真情,却被当种种原因当作“机密”隐藏了二十几年。一般人很少知道这一真情,以致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后,人们不自觉地相信了一些专家的鬼话,什么“当今世界上还没有一套科学预报的方法”,这只不过是那些专家推卸责任的说法罢了。

真相为何29年后才揭开

        1996年,联合国官员科尔博士代表联合国向冉广岐颁发了纪念章。(《新华网》2006年9月21日;来源:《时事资料手册》2006年第5期)

“地震前,地震监测网覆盖了整个唐山地区。”张庆洲援引1986年《地震报》统计数据说,1976年上半年,唐山地区群测点中的骨干点就达85个。

图片 2

“寻求真相是人的本能。”此后,张庆洲从探访杨友宸开始,一步步接近事件的核心。

        专家:如果真是大震,发生前将有许多小震。

杨友宸这个人非常能干。他东奔西走,在唐山市建起了几十个地震监测台站。遗憾的是,地震前不久,他被弄到干校去了。

        专家:如果按照你的意见,唐山不就在地震中毁了吗?

刘占武:很难说。

        还有更让人感叹的事情。7月26日、27日两天,唐山地电阻率再次急剧下降。思虑再三,7月27日18时,马希融再次拿起电话,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强震临震预报:“地电阻率的急剧变化,反映了地壳介质变异,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此时距唐山大地震发生仅有9个小时。但是,马希融的警报再次被那些玩忽职守的官员们置之不理,束之高阁,世所罕见的人间惨剧终于降临人间,几十万人的生命财产毁于一旦。(《杂文选刊》2006年第1期)

中国新闻周刊:那你为什么20多年后又讲出来?

        虽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第十六条规定(国家对地震预报实行统一发布制度。属于地震系统的任何一级行政单位、研究单位、观测台站、科学家和任何个人,都无权发布有关地震预报的消息)来看,汪成民的做法是非法的,冉广岐作为县委书记更没有依法办事,但在那个黑白颠倒的社会里,汪成民作为一个地震专家敢于说出真话,而冉广岐则能尊重科学,以人民的生命利益为重,这样的专家和公仆,我不但要奉上自己崇高的敬意,而且还要大声疾呼: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不能上中央电视台的“感动中国”呢?

当年唐山地震监测网的工作人员中,张庆洲说他印象最深的,是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的马希融。这位担任过河北省第六、七、八届人大常委的七旬老者,曾两次发出了临震预报。

        1976年7月24日晚,青龙县委召开常委会。次日,科委主任受县委委托,在县三级干部800多人大会上作了震情的报告。会议决定:每个公社回去2名干部抓防震,1名副书记(或武装部长),1名工作队长,连夜赶回所在公社,26日早8点必须到岗!会议提出:1、必须在7月26日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个人。2、干部必须在办公室坚守岗位,不得留在家里或处理个人事务。3、立即开始地震和洪灾的预防和宣传工作。4、每个公社、每个村必须设防震指挥办公室,向邻近市镇传递信息。5、保证24小时通讯联络、汇报、巡逻,保持与邻县的联系。6、利用各种宣传方式宣传:广播、车间宣传、电话通知、黑板报、夜校。7、门窗一律打开;不要在屋里煮饭、吃饭;如可能睡在户外的防震棚内。

刘占武:我们管辖的昌黎后土桥地震台的地电阻出现了明显变化,特别是到了1976年上半年,地电阻率值下降得相当快,很不正常。我们先后到昌黎后土桥地震台检查了3次,线路没有问题,也排除了干扰。

         马希融:如果先发生大震,后发生小震群呢?

1976年7月22日

         专家:世界上还没有这样的震例。

张庆洲把几十盘录音带往桌子上一摊,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是几十位当事人的采访录音,里面讲的是一个20多年前的秘密。”

         2013年4月20日早上8点,四川雅安芦山发生7.0级地震,芦山老县城受灾严重,一大批旧瓦房几乎全部倒塌,截止到我发这篇文章的21日下午三点,已致180人死亡,24人失踪,11227人受伤。我的心顿时一阵阵揪心的疼痛,苦难的四川,汶川地震过去还不到5年,就又发生了地震。人们又是一样猝不及防,因为官方事前并没预报这一地区将要发生地震。中国的地震专家们早就说过了,地震预报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结论是“地震是不可预测的”。善良的人们又怎能为难中国的专家呢?然而,铁的事实给了专家们一记响亮的耳光。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在“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这是唐山作家张庆洲经过长时期调查,写成的《唐山警世录》一书中向世人透露出的令人震惊的消息。

“国家地震分析预报室是一个决策部门,大震迫在眉睫,但我们过不了那道关。”耿庆国说,“按照当时的地震水平,虽然报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时间段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7.8级,但5级以上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唐山这个确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带是可以报出的。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减轻人员伤亡是可能的。”

        专家:后土桥地震台内外线很乱,现在也承认是异常了。以后我给你寄一些资料来,你好好学习学习吧。

中国新闻周刊:请介绍一下唐山大地震之前,唐山地区的地震监测情况。

距唐山大地震11小时

1976年7月26日

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和开滦矿物局地震办公室做出短期将发生强震的预报。

“1986年出版的《唐山大地震》,主要是写地震之后发生的事,2005年问世的《唐山警世录》,则是对地震前的预报问题进行的调查。29年过去,唐山大地震终于在公众面前呈现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全貌。”

张庆洲说,为了说服梅世蓉接受采访,他已经数不清打了多少个长途电话,每个电话结束后都发现自己的烟灰缸里多了好几个烟头。就连当年创造了无一人死亡奇迹的青龙县长冉广岐,也是三顾茅庐才访问到的。

刘占武:我们向上级机构,就是唐山地区地震办公室做了汇报。当时我说,第一,应该肯定他们的大胆预报,这种探索精神是可嘉的。第二,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现在地震预报尚处于探索阶段,不能说人家的预测结果完全不对。第三,我们认为应继续观察。

中国新闻周刊:吕兴亚和侯世钧的地震预报报给你们中心台了吗?

距唐山大地震9年

1976年7月14日

中国新闻周刊:既然群测群防那么重要,怎么反而撤了呢?

1976年初

从1976年5月28日开始,马希融发现,一直平稳的地电阻率值出现了急速下降的现象。他一边加紧观测计算,一边注意观察地下水和动物变化。为慎重起见,马希融还与其他地震台站进行沟通,最后确认监测结果无误。7月6日,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短期将发生强震的紧急预报。

杨友宸告诉张庆洲,1968年,唐山市防震工作上马时就他一个人。上任后他就着手建立地震监测网。几年之内,他在唐山市区内先后建立了40多个监测点,各个监测点每天向他报数据。他当时虽然没有被任命,但却是唐山市地震办公室的实际负责人。

青龙县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听到汪成民的震情通报后,火速赶回县里。县领导冉广岐拍板,7月25日,青龙县向县三级干部800多人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当晚,近百名干部十万火急地奔向各自所在的公社。

1976年7月7日

中国新闻周刊:听说杨友宸下辖的地震台站很多出现了异常,而且有的台站还做出了明确的地震预报?

距唐山大地震14天

访唐山大地震幸存者:我总有一种犯罪感

7月26日、27日,地电阻率再次急剧下降。思虑再三,27日18时,马希融拿起电话,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强震临震预报:“地电阻率的急剧变化,反映了地壳介质变异,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此时距唐山大地震发生仅有9个小时。

中国新闻周刊:为什么?

专家:后土桥地震台内外线很乱,现在也不承认是异常了。

在采访张庆洲的这些日子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参观了唐山抗震纪念馆。事情过去了近30年,总该看到灾难的全过程了。出乎意料的是,9个展厅有8个展厅展示的是“新唐山建设成就”。只有1个展厅与地震题材有关。至于地震预报情况,只有缩在角落里的4幅小图画。画的是鸡不上窝、黄鼠狼搬家等图案。“参观这个纪念馆的人从这4幅描绘了动物异常的画面上,怎能看出当年唐山有着一张巨大的地震监测网?”张庆洲反问道。

马希融:我是这个看法。

张庆洲对记者说,杨友宸从1968年起抓地震预报,在唐山铺了一张巨大的地震监测网,从不敢眨一下眼。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眼看就要抓到这次大地震了,可不知什么原因,组织上却突然通知杨友宸去干校劳动。在大地震即将爆发的当口,杨友宸被迫离开了至关重要的地震预测岗位,只剩下两个业务不熟的人值班。

汪成民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1976年8月20日,河北省科委曾发出一份《地震群测群防简报》,首次披露了青龙成功预防了唐山大地震的事实。但没过多久,简报就被回收了。

刘占武:当时唐山地区监测地震的机构有两个,一个是我们唐山监测中心台,还有一个是唐山地震办公室。我们中心台是专业队伍,唐山地震办公室管辖唐山市市区范围内的地震台,是业余地震监测队伍,负责人是杨友宸。我们两家是平行机构,两家上面还有一个机构,是唐山地区地震办公室。

马希融:昌黎后土桥是专业地震台,为什么近两个月来曲线形态和我台那么一致?

资料图片:地震造成的地裂缝

听取北京市地震队汇报的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京津组组长汪成民,也高度关注着华北震情的发展。汪成民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以他为代表的国家地震局一批年轻同志坚持认为唐山、滦县一带会有大震,但他们的意见始终得不到重视。

吕家坨矿地震办公室的赵声和王守信两人通过电话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做了紧急震情汇报:第二个峰值一直在上升、上升、上升……

乐亭红卫中学向唐山地区地震办公室、河北省地震局唐山监测中心台发出书面地震预报意见:7月23日前后,我区附近西南方向将有大于5级的破坏性地震发生。

1967年10月

刘占武:没有。

1976年7月27日18时

资料图片:地震发生后的唐山市区

“当时冉广岐问,你有介绍信吗?有公章吗?我还是组织的人呢。”张庆洲不解,组织的人怎么了?“地委有话,不让说。唐山砸了个烂酸梨,青龙却无一人死亡。国家地震局交待不过去,这个事就压下了。”冉广岐后来向张庆洲这样解释自己多次拒绝采访的原因。

专家:世界上还没有这样的震例。

刘占武:。

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马希融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做出强震临震预报:“地电阻率的急剧变化,反映了地壳介质变异,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

唐山大地震预测时间表

张庆洲展开这场艰苦调查的直接动力来自一个神秘电话。

“可到了21日,国家局没来人。不能再拖了,北京队业务组副组长张国民就直接给主管华北震情的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副主任梅世蓉打了电话,请求立即听取汇报,但梅世蓉把汇报时间推迟到了26日。”耿庆国说。

山海关一中的地震科研小组再次向河北省、天津市、唐山地区地震部门发出书面预报意见:7月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距唐山大地震22天

专家:如果真是大震,发生前将有很多小震。

那晚耿庆国正在三里屯的岳母家。家里人说屋外晾的衣服爬满了蚂蚁。耿庆国低头一看,地上一层潮。为预报此次地震已奔走多日的耿庆国立刻做出判断,这是地下水往上涨,要地震!他马上跑到三里屯派出所,借用那里的电话跟地震队进行了最后的沟通。

“唐山大地震过去快30年了,该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了。”张庆洲停顿了足足半分钟后说,“我做这件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实事求是地给后人留下一份真实记录,使唐山的大灾难不再重演。”

就在张庆洲《唐山警世录》问世的同时,钱钢的那本于1986年出版的《唐山大地震》再版。

被冷遇的预报

北京市地震队电告国家地震局,出现七大异常,要求立即安排时间听取汇报。北京、天津、唐山、张家口和渤海沿岸的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在唐山召开。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等近百名中国地震界官员、专家到唐山二中参观地震科研小组的工作。唐山二中田金武老师郑重发出地震警报: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赵各庄矿地震台姜义仓在唐山市地震办公室会商会上正式提出:唐山即将发生5级以上破坏性地震。

7月以来,北京市地震队监测的各种异常已经非常明显了。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队紧急给国家地震局打电话,提出震情紧急,请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立即安排时间听取汇报。国家地震局说,先到天津、唐山等地了解情况,21日再听汇报。

《唐山警世录》记录了马希融与国家地震局专家那天的对话。

马希融:那您看我们地震台呢?

“各种异常都已经十分明显了,光监测地震用的微安表就不知道烧了多少块。”张庆洲说,据他调查,绝大多数监测点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临震异常,至少十几个点向上级单位发出了短期临震预报。

这些监测点绝非凑数。各厂矿监测台站的负责人,大都是地质院校的本科生。学校监测台站的负责人,大都是教物理化学的老师,也是大学毕业生。他们不仅懂业务,而且极为负责。除马希融,山海关一中的吕兴亚老师、乐亭城关中学(“文革”中称乐亭红卫中学)侯世钧老师等一批监测者都发出了相当准确的临震预报。

刘占武也是钱钢《唐山大地震》一书中的人物。钱钢描述了震后受伤的刘占武被群众唾弃的过程,这部分的小标题是“‘饿死他们!’‘疼死他们!’‘枪毙他们!’”。

正是这种撕心裂肺、永远无法弥合的痛苦,使张庆洲在调查遇到阻力的时候坚持了下来。

刘占武,这位当年唐山地震监测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事隔20多年后终于说出埋藏心底的秘密

距唐山大地震2天

张庆洲告诉记者,2000年时,北京曾有一家大出版社要出这本书,刚进入印刷程序,责任编辑打来电话说,不出了,因为有人提出要把此书送国家地震局审一下,审的结果是没通过。

中国新闻周刊:这些事当年你向《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说过吗?

马希融:如果先发生大震,后发生小震群呢?

汪成民还说,青龙经验最初为公众知晓,要感谢联合国的科尔博士。这位联合国女官员,1995年10月在北京参加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时获悉青龙县的奇迹。经中国政府批准,次年,她亲自带队赴青龙调查。从此,青龙奇迹不胫而走,被各国媒体广为报道。

耿庆国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29年前的那段经历,情绪依然非常激动。

图片 3

距唐山大地震6天

时任地质部部长李四光,在国家科委地震办公室研究地下水观测的会议上指出,“应向滦县、迁安地区做些工作。如果这些地区活动的话,那就很难排除大地震的发生。”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

专家:如果按照你的意见,唐山不就在地震中毁了吗?

唐山作家张庆洲经过长时间调查,最近向世人披露了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2005年5月,《报告文学》杂志社推出张庆洲的长篇调查《唐山警世录》,揭开了鲜为人知的一幕又一幕……

据汪成民回忆,1975年1月,在国家地震局召开的一年一度的全国地震趋势会商会上,专家对我国东部1975年、1976年地震形势分析出现了严重分歧。分析预报室的权威们认为,中国东部自1969年渤海地震后,地震活动已趋减弱,问题不大了。今后一两年,主要危险在中国西部,战略上要转向川滇一带,抓8级大震。以汪成民为代表的一些青年专家则反对忽视东部的看法。1976年5月,云南发生了7.4级地震,结果使权威们更加坚定地认为原先估计的“主要危险区在西部”是正确的。从此,工作重心转向了西部。

7月14日,国家地震局派来两位分析预报室负责地电的专家。他们检查了设备、线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之后指出,地电阻率值下降是干扰引起的。

地震预测遭到的漠视,使唐山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也给张庆洲一家造成了灾难和痛苦。1976年7月28日,张庆洲的大姐在地震中遇难。当时,大姐一只脚被楼板卡住了,余震不断。为获一线生机,大姐夫几乎是被大姐逼着,从废墟中扒出一把锯,在没有任何麻醉条件下把脚锯了下来。后来大姐因失血过多而死。那些日子,唐山人相互见面头一句话就问:“你家死了几口?”

张庆洲的调查是从1998年开始的,历时两年。调查难度之大,是张庆洲始料未及的。“无论是当年成功预报了地震的人,还是由于某种原因漏报地震的人,都不愿意开口。这也是事实真相20多年无法揭开的一个原因。”

当时已经有昌黎后土桥地震台出现异常,又有山海关一中和乐亭红卫中学的短期预报,还有唐山二中、唐山八中、马家沟矿等好几家监测台站提出可能发生大震。我们收到的异常资料已经很多了,当时应该立即要求唐山地区地震办公室组织会商,可我们当时没有这么做,而是提出继续观察,延误了战机。

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等人听取了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京津组长汪成民等的汇报。之后,查志远决定,下周一开会研究一下,让汪成民等先去廊坊落实水氡异常。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当年唐山大地震漏报的原因在哪里?

另外就是国家地震局的作用没有发挥好。专业地震队和地方地震工作队是地震预测的两条线,这两条线的交汇点应该在国家地震局。

资料图片:被扭曲的铁轨

刘占武:报给我们了。

1976年7月27日10时

这位当年唐山地震监测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事隔20多年后终于说出埋藏心底的秘密,为张庆洲调查唐山地震漏报真相提供了鲜为人知的内容。

7月14日,全国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经验交流会在唐山召开。汪成民要求在大会上做震情发言。当时主持会议的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没同意,让他在晚间座谈时说,但强调不能代表地震局。就这样,汪成民利用17日、18日晚间座谈时间,通报了“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震情。“我当时就想造舆论,把震情往下捅。”汪成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26日那天,国家局来了15个人,梅世蓉没到。国家局的同志听取了整整一天的汇报后,传达了梅世蓉的意见。”耿庆国回忆说,当时梅世蓉的意见是“四川北部为搞防震已经闹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区再乱一下可怎么得了?北京是首都,预报要慎重!”

这本广为人知的书的新版本,收录了钱钢2003年的一篇讲演稿。他说,很多人问他,为什么唐山大地震10年之后才写这本书。钱钢直言,在1976年那个历史条件下,出这本书是不可能的。在唐山大地震时,地震的消息和人员伤亡数字都是秘密。地震的现场,如果有人带一部照相机,立刻会被警察抓起来,相机也会被没收。

中国新闻周刊:接到他们的预报之后,你们是怎么做的?

图片 4

距唐山大地震9小时

图片 5

唐山市地震办公室负责人杨友宸,综合唐山市40多个地震台、站的观测情况,在唐山防震工作会议上做出了中短期预测:唐山市方圆50公里内,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将有5到7级强震发生。

地震前的最后一个傍晚,与马希融一样焦急的还有北京地震队的耿庆国。

唐山大地震20周年前夕,1996年4月11日,新华社刊发消息:中国河北省青龙县的县城距唐山市仅115公里,但这个县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无一人死亡。最近青龙县被联合国有关机构列为“科学研究与行政管理相结合取得成效”的典型。

距唐山大地震21天

“震撼世界的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了。”

“1986年出版的《唐山大地震》,主要是写地震之后发生的事,2005年问世的《唐山警世录》,则是对地震前的预报问题进行了调查。29年过去,唐山大地震终于在公众面前呈现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全貌。”正在写回忆录的汪成民对《中国新闻周刊》感慨道。

《唐山警世录》问世不久,2005年9月12日,国家保密局新闻发言人沈永社宣布,自今年8月起,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

“深入唐山大地震这个事件的内部,像进入了一个磁场,在错综复杂的矿脉之中,每走一步都会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与隐痛。”张庆洲说。

1976年7月16日

刘占武:是。唐山二中的地震台、唐山八中的地震台、马家沟矿地震台都和我们交流过震情。山海关一中的吕兴亚老师、乐亭红卫中学侯世钧老师还发出了地震警报。杨友宸下面的地震台站真的很厉害。吕兴亚预报:山海关西南100公里左右的地方(正好是唐山南火车站附近),7月底8月初将发生6到7级地震。侯世钧预报:7月23日前后,唐山将发生6到7级地震。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庆洲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一些领导的理解和支持。2004年,时任国家地震局局长的宋瑞祥看到《唐山警世录》书稿,欣然为之作序。唐山大地震漏报的真相终于公之于众。

1976年7月27日16时

“事实上,这个调查报告是2000年写完的。”张庆洲捧着20多万字的《唐山警世录》说,“压了5年啊!”

张庆洲分析指出,杨友宸是这个监测网的关键人物。他所采访的众多当事人都表示,杨友宸不仅极为负责,而且敢说话。如果当时杨友宸在唐山,面对如此众多的临震预报,一定会跑去找市长,找书记,地震预报一定被他嚷嚷出去了。几乎每个唐山地震监测点的人提到这事都扼腕叹息。

“真相的揭开是需要过程的。”张庆洲透露,至今,很多唐山人都不知道事实真相。一些人通过小道消息打听他的调查结果,有的还托人辗转购买登载《唐山警世录》的那期《报告文学》杂志。

“如果说,杨友宸被临时调离使唐山的群防群测工作遭到致命打击的话,那么,在中央一级地震专业部门发生的地震方位的‘东西之争’,就成为漏报地震更加重要的因素了。”张庆洲如是说。

刘占武:没有做好专群结合。当时对于吕兴亚和侯世钧的预报,我也是将信将疑,有点看不起群测群防的土方法,觉得他们用的是土地电,只能打到地下几米深,而我们专业台用的地电能打到地下1000多米深。现在看来,他们搞了多年的监测,经验丰富,能够敏锐地捕捉地震信息,也积累了许多极其重要的资料,他们才是真正的专家。

山海关一中的地震科研小组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发出书面预报意见:7月中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刘占武:地震预测要靠两条腿走路,专群结合。可唐山大地震以后,群测点都撤了。

专家:很好。以后我给你寄一些资料来,你好好学习学习吧。

刘占武,1976年任河北省地震局唐山监测中心台业务组组长。从1979年起,担任中心台台长,直至2002年退休。

中国新闻周刊:地震前,你们掌握了哪些情况?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震前准确预测遭冷遇,唐山大地震被准确预测的

关键词:

上一篇:真的很感动很入心,我的少女时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