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影评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 影视影评 > 金刚智慧,夢不到被吹散

金刚智慧,夢不到被吹散

来源:http://www.lfxindai.com 作者: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时间:2019-08-08 13:28

同一個物通過每個人不同的增透膜投影到主觀意念之中就分歧爲不同的像。
其實什麽是生存,什麽是生活,什麽,才是人生呢?
你可以說Quaindou一家的生活是人爲意念編織出來的美妙,但也何嘗不可以說他們過的人生恰恰才是最真實最令人動容的呢。
從前聽過一句話:love is decision.
其實Live,也是decision而已。
所謂美麗人生,幷不是說人生的路有多順暢有多輝煌,單單是指擁有這一段人生的人十分享受他的經歷而已。當然,這些經歷可能是光明,也可能是totalement noir。有或者,在這如墨斗一般的“黑仔”之中尋找著lumière。
任君選擇。
就像看完這一部電影,有人被搆破了對戰爭的恐懼,有人蔓延著對種族仇恨的仇恨,有人終于想起了剛剛下崗在家扳弄廚藝的爸爸一樣。
而我,卻突然想起自己高中物理課上曾經學過物像公式來著~

图片 1

2003是一個很曲折的年份。整個一年我都在絮絮叨叨地跟別人說,你信不信夢會預示現實?我想讓他們相信的人都笑笑說怎麼可能,而無關緊要的人總是帶著一絲敷衍說我信的我信的。於是我把那個故事在心裡埋藏了好久。

當我把所有歌曲在播放器裡排好歌序填好信息點下播放的那一刻,我竟然害怕得立馬點下了暫停鍵。等了三年,我突然發現我好怕聽到新的什麽,又害怕聽不到新的什麽——或許就是所謂的超越,害怕超越,又害怕沒有超越——我想你懂的。
再次按下播放鍵,2012的前奏出來,我不停去確認我是否點錯了歌——怎麼說呢,這是一張太不五月天的五月天。從曲風到編曲整個好像都脫離了五月天的一貫風格,那些宏大得如史詩般的弦樂、如歌舞劇般的輕喜配樂抑或——我說不出太專業的詞,但認真聽過前幾張和這一張的人你一定懂我要說的。
可是聽完一遍,我又不得不說,它是一張全然只有五月天做的出來的五月天。那大段大段與旋律的情緒總是唱著反調的歌詞,那種全盤情緒鋪陳的概念感,那些哪怕只是一個歌曲順序哪怕只是一首歌曲長度都藏著心思都在訴說主題的細節,就連原本單獨聽來無感的情歌我都突然覺得被賦予了不一樣的意義。這些通通都是只有他們才做得到的啊。
面對這樣的作品,我想有好多話值得說呢,卻又驚覺陳信宏的歌詞五月天的音符裏面好像把什麽都寫了,就像他們說的,聽就好了。
真的,聽就好了,好的作品是應該自己去感受的,聽音樂是太自私的事情,說不清道不明。所以我說的話,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大可不必當真,不過是一些自私的感受罷了。

图片 2

簡單來說,就是我夢到自己被車撞,然後中午就真的被車撞了。從馬路牙子上爬起來的那一刻,沒有驚恐沒有疼痛,我狠狠地駡了一句,靠,這夢有完沒完。頭暈乎乎,眼前有金星閃爍。一切和夢裡沒有分別,我不常去的街,來來往往的人,那對慌亂的肇事夫婦,還有腫的如雞蛋大小的手腕。我借肇事夫婦的手機給我媽很平靜地打了個電話,然後跟著他們走向傳說中最近的醫院,一臉的血有很高的回頭率,我回憶著早上的考試,午飯,剛剛見過的同學,應該是現實。

比起明日版我更喜歡末日版,或許就是因為它的那股末世感。從頭到尾,一個小時,讓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那些音符和歌詞像是當頭的一個棒喝,像是爲了趕在末日之前急切地將世間的殘忍與遺憾一一地呈現在你的眼前,想要狠狠地敲醒你。
而比起藍三的青澀夢想、為愛的宏大世愛以及後青的人生悲喜,這張專輯的每一首歌都像是在你面前硬生生剝開這個世界的一切——包括你自己。它質問得你啞口無言,卻又像當頭的棒喝,非逼得你清醒地去面對,去省思在末日之前你走過的這些路經歷的這些事,然後又抓著你站在那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末日面前非逼著你去面對將來的自己。
這是一張坦誠的專輯,坦誠地面對大多數人違心的人生,面對社會裡令人沮喪的現實,也面對生活中常常被我們忽略掉的感恩。而這些直逼到心裡又從心裡映射到生活的東西,卻裹著一層與它本身並不相符的外衣。那些歡快的旋律,針刺般的文字,矛盾且和諧地依存著,成了五月天最擅長的一種敘事方式。
說實在的,這真是一張一點也不懂得討好市場的專輯——無論是那個過於擴大一點也不迎合如今這個小情小愛的社會的主題、那些豐盛到炸掉的編曲或者是那大段大段沒有重複的歌詞。但你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張成長了的專輯。那些說他們變了或者說他們沒有變的人,我只能說這是他們的成長歷練累積下該有的心態,難道你不覺得如果現在的他們寫出的還是藍三的話那這十幾年也差不多就是白活了嗎?

~『如來有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可是一切按著夢裡繼續,我腫成那個樣子的手腕沒有骨折,腦子也沒撞壞,但是鼻骨骨裂。算萬幸了吧,畢竟我是被一輛極速行駛的摩托車從馬路中央撞飛到馬路邊……醫生說鼻子要動小手術,給我打了個跟沒打一樣的麻藥,痛得我慘叫地比生孩子還大聲。

有人說陳信宏寫詞開始制式化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說法我是同意的。我想比起寫詞,早期所說的填詞其實更確切,它是在往一個瓶子裡面填沙子,再怎麼倒你也不能超出瓶子。陳信宏的制式就是詞曲咬合——詞是基於曲之上進行的創作,它不是漫無邊際的,它是有框架的。但瓶子裡面的沙倒得多還是少是什麽形狀卻是可以不同的。陳信宏厲害的地方就是他的詞是咬合著曲的,但同時又不是爲旋律做襯飾的,抽離了旋律又可以獨立存活獨立講述屬於它自己的故事與情感的。
說句實話這些歌詞確實沒有讓我驚豔,而話又說回來,除了當年的擁抱至今沒有一首歌的歌詞(不僅是陳信宏的)讓我覺得驚豔。但驚不驚豔又有什麽重要呢?文字需要的不是驚豔,而是經得起推敲,經得起你看上五遍十遍乃至百遍千遍。很多人覺得驚豔的詞卻常常是辭藻的華麗堆砌,因為它第一眼就能讓你覺得美得不行,但你沒法往更裏面去看。就像一個大奶妹站你面前看得你鼻血直流,可是你一不小心扯掉她的內衣,幹,墊的!我的意思是,文字要有內容,它應該是可以讓你溫故而知新的,經得起你不斷成長從而不斷挖掘的。
而陳信宏對於用框架講故事這件事確實已經爐火純青了,所以才有辦法做到快歌慢歌都能讓那麼多人流淚,他的歌詞是有生命力的,好像是你在回憶自己的故事一般,感同身受。
我從來不敢寫五月天的樂評,正是因為我總覺得陳信宏把要寫的全寫在歌詞裡了,而他沒寫的全是自私而無法分享的東西。正像這篇,我好像寫了好多,又覺得自己好像什麽也沒寫好。

所謂五眼,是觀照的方法,是如何從自我的界限,

可是後來我不知道怎麼想起一個科幻故事。我常常糾結于我是否真實存在于這世界。我是不是當場已經被撞昏了而現在的我存在于我的夢境之中。我在這裡沒心沒肺地活著而真實的那個世界是不是還有家人在病床邊守候著我聽醫生說這孩子醒過來就是奇跡。又或者本身那個夢才是現實而現在我在夢中……

但是對於我這個哭點頗高的人來說,整張專輯我只哭了一次,就是《乾杯》。
我想那些叫著陳信宏變了五月天變了的人,結尾的那句正適合唱給你們聽呢。

漸漸擴大,讓自我回到本源之中。』

於是我覺得我現在這麼快樂地活著是很沒有道德的一件事,我應該努力醒過來去面對現實。我偷偷告訴我姐這個“秘密”,可她背叛了我跟爸媽打了小報告於是把他們著急了許久。他們很怕我就這麼精神失常了。可是我那時候最欣賞的一句話就是“其實每個人都有精神病,只是程度的高低差異”。我一點也不怕精神病,我只是糾結于一個人的夢可以摞多少層。

「時間都停了 他們都回來了
懷念的人啊 等你的來到」

有一位經濟學家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金剛經》的理念,

現在我得到了一個答案。意念是那麼堅韌,最小的意念也會默默地生根發芽,如果我所存在的是虛無,要見現實,就先要在虛無中死去。你敢不敢賭一把?我不敢。我怕死。

五月天一直在成長,但從來沒有忘記過初衷。所以那些沉浸在過去不停懷念的人啊,他們在這裡,等著你們的來到。

認為如果按照《金剛經》的理念去生活,

我在中考前向我媽保證說不想這些有的沒的了。可是我心底一直有一個疑問,那就是,車禍后的我到底存在不存在。我高中的三年過得像夢境一樣乾淨簡單而美好。我每天坐在窗前看著教室外面夕陽投射在欄杆上如兒童揚琴般有梯度的光斑,就激動得想跳下去融入這一切橙黃色的美好。但是我會扭過頭,繼續聽課,繼續做題。因為我想通了,如果這是夢境,又怎樣。把夢境當做現實來活,永遠對得起此在的自己。這樣,夢與不夢,又有何差異。

實質上是以最低的成本獲得最大的效益,

人生有太多謎,註定了解不開。也許我在這世界壽終正寢的那一刻,正是我在下一個世界呱呱墜地的節點。或者我有一天走著走著撞見宇宙分叉,直接走進了另一個平行宇宙。可是那又怎樣。我的生活,只要我不想它變,它就永遠在我手中。在夢裡我是自己的神,在現實里,也許,我也是。

並得出這麽一個有趣的結論:如果沒有經濟學,

inception的概念其實一點也不新。科幻小說家們已經在紙上YY了許多年,只是做成大片,放在IMAX,還是很有震撼力。日本人不是好人,所以我相信日本老頭懷著悔恨、抑鬱或者其他什麽複雜情感而槍殺了D,讓他也混亂在無盡的夢時空。但日本佬還是履行了合約,用殺害的手段送他去了下一層空間,那裡,他回家了,新的生活開始了。美國歡迎你。

這個世界照常運作;如果沒有《金剛經》,

而我總覺得電影最後應該配兩聲奸笑或者一張鬼臉:新的夢境,歡迎你。

這個世界也照常運作——但一定是以粗糙的、混沌的方式運作。

所以又有什麽所謂,真的沒什麽所謂,活著,管它其實是個什麽世界,對得起自己就好。

金剛,是譬喻,取其堅硬鋒利之義;般若,則是智慧。

Hey Shelly, u see, survival after death is possible. 如果我有幸在死去的時候發現自己原來還活著,那是不是要感謝上一層酣睡的那個我。而如果沒有,我就這麼真的歸了塵土歸了虛無,那又怎樣,我曾經對得起自己,那就夠了。

以金剛之貞,至堅至利、能斷難斷,擊碎萬物;

我所居兮 青埂之峰 我所游兮 鴻蒙太空 誰與我游兮 吾與誰從 渺渺茫茫兮 歸彼大荒

般若空慧,斷眾生難斷之惑,是名金剛般若。

確實,對於個人而言,就算你沒有讀到《金剛經》,

也一樣活在這個世界上,生老病死,愛恨情仇,成敗得失,

或精彩或無聊,日子一天一天地過。

如果你讀懂《金剛經》,你也一樣活在這個世界上,

生老病死,愛恨情仇,成敗得失,或精彩或無聊,

日子一天天地過;不過,這個“過”裏一定會有不同的旋律。

《金剛經》開頭,顯現了一種日常的生活場景,

佛陀和他的弟子就像普通人一樣,餓了吃,困了睡。

佛陀的每一個姿勢和行動,都洋溢著從容和平靜,

可以體會到佛陀在每個日常的片刻裏都享受著生命的喜樂,

就在此時此地,就在當下,很平常的樣子。

外表上看起來,好像和我們這些平常人沒有什麽兩樣,

而實際上,完全是不同的境界,

佛陀帶著一種不為外界幹擾的平靜的力量。

當這種力量充滿你的日常生活,你不會害怕失敗,

不會害怕生病,不會擔心失業,不會恐懼死亡,

不會在成功裏迷失,不會在得到裏無聊。

如果你不再焦慮,不再害怕,不再擔心,不再恐懼,

如果你任何時候都保持清醒的覺知,

任何時候都具有穿透的洞察力,那麽,不論你在做什麽,

你都會用心投入,不論什麽結果,你都會滿心歡喜。

佛陀說,你要回到你自己,那個自己是去掉了假象的自己,

是如如不動的自己,安住在真如中的自己,不受煩惱侵襲的自己。

當佛陀說“無我”,是在提示我們,我們所執著的那個我,

其實不是真正的我,只是一個有生有滅的“臭皮囊”,

只是一堆不斷積累起來的“習見”。

我們以為身體是我們自己的,因此,不斷地努力滿足身體的愉悅。身體引起的感覺,主宰著我們的生活。比如冷了我們要穿衣服,

餓了要吃飯,等等,還有各種意念、看法,

指引著我們生活的方向,因此,

每個人實際上都生活在由身體和觀念構築的牢房裏面。

但是,身體只是一個身體,一個不斷衰老直到死亡的形體。

僅僅死亡,足以證明它不是理所當然,也非絕對,更非永恒。

因此,為著滿足身體的需要所作的努力,

有一個適當的度,如果生活的目的,全然為著滿足身體的需要,

那麽,自我就成了身體的奴隸。

名聲之類似乎是比較超越性的東西,但是,

如果你以為你的名聲或職位,就是你自己,也注定會痛苦。

因為,名聲、職位建立在別人的看法之上,你自己無法左右。

當職位不再或名聲消退的時候,就是無邊的煩惱和痛苦。

至於觀念,更非我們自己具有,

而是社會透過家庭、學校等賦予我們的。

我們大部分人,一輩子就在自己的身體所需要的,

以及自己的名位上,以及無數的觀念、意念上打轉。

許多人的生活看起來很舒適,別墅、地位、名聲,諸如此類。

然而,往往是舒式圈的生活,空洞、無聊、煩惱,占據了心靈。

所以,佛陀說,要回到你自己,

回到那個不受身體、名位、觀念束縛的自己,

那個在當下向著無限敞開的自己。

那個身體還在,當割破了指頭,還是會痛;

那個職位還在,那些觀念還在,

你感覺到那個痛,但同時更觀照到那個痛;

你處於那個職位,但同時更觀照到那個職位;

你每一個念頭產生時,你都會覺知到,都會觀照到。

這樣,你不會完全服從於你的身體、你的觀念,

也不是要泯滅你的身體和念頭,而是把他們放下,

放在大自然之中,放在一個無限中,讓它們返回到根源上,

返回到整體性之中。我是我,同時,又不是我,所以,我是我。

佛陀用“無我”的說法,啟發我們可以從自身抽離出來,

從一個更遠更廣闊的角度來觀照自身。

《金剛經》裏說到如來有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所謂五眼,是觀照的方法,是如何從自我的界限,

漸漸擴大,讓自我回到本源之中。

讀《金剛經》,不是做學問,而是實實在在的修行,

把自己的心修成迅猛的閃電、堅固的轉鑽石,

無論什麽形色或觀念導致的煩惱或誘惑,

都能洞察清晰,都能穿透現象進入本質;

無論什麽形色或觀念,都不能影響到自己,

而會讓你面對真相,回到自性。

金剛智慧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金刚智慧,夢不到被吹散

关键词:

上一篇:所以人生美麗,有誰得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