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动画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 动漫动画 > 大神的碰撞之三,大友克洋

大神的碰撞之三,大友克洋

来源:http://www.lfxindai.com 作者: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 时间:2019-10-29 15:48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薇羅尼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也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我是特意去画跟《SLAM DUNK》不一样的作品的,于是作品就转入了使用必杀技,还加上明白易懂的能力的方向。

『AKIRA』隔周连载的动画化—— 20 代最后的、疾风怒涛的时代

图片 1

这套碟很久以前就买了,但是一直没有拿出来看,听说还没画完呢!尾田荣一郎大哥真是有耐力。 其实就故事本身而言,并不是很出彩。一个有关海贼寻找宝藏的故事,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许多神奇的经历。又是热血青春激昂,又是追逐梦想之旅,在共同的旅途中培养起伟大的友情,反正都是日本漫画中用烂的情节。画风也相对粗糙,有很多地方甚至只像直接未修饰的线稿。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部漫画还是红遍大江南北,惹得大家争相观看。 不过,也许就是这些就是这部漫画的魅力所在呢?它把所有看似庸俗普通的东西杂糅在一起,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无法复制,无法模拟。 呵呵,说到人物,现在我最喜欢的是今天刚刚出场的那个鹰眼剑士,那种又华丽又邪恶的魅力,真是让我对他一见钟情。另外还比较喜欢的是索隆,那头小绿毛长在他脑袋上竟然也不觉得碍眼,这都是作者的非凡功力。 现在我才看到二十几集,估计离我看完的那天还有很远,而且作者都没画完呢!我急什么。 有时我在想,是不是就凭着一部作品,就足以做到万古留青呢?像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写得那么纯净美好,结果也就仅此一篇留存于世。 呵呵,不过这种事不太可能会发生在本人身上,本人呢,也就瞎写写,能有人偶尔给点鼓励就行啦!不贪心。

那倒没有。当时我也没什么经验,不论画什么角色都是学习,就这点来说我是画得津津有味的。觉得自己越画越好了,脸越画越帅了……。不过我直到最后都不太理解的角色大概是仙道吧。

井上:在画『城市猎人』的北条司老师那里帮忙,当了 10 个月左右的助手。

����H��

两位当代最强画师之间的对话,前所未及的漫画表现之道

如果你没有看过的话,你肯定会问“它哪里牛逼啊?”“我们都没看过,肯定不牛逼!”“哪有进击的巨人火啊,我都等了好几年第二季了!”当年钢炼刚上映的时候,雪姨还没画完,结果动画的进度跟上漫画了,你猜发什么了?停播?NONONO,当时漫画也快结局了,雪姨也还没想好,电视台自己来原创和结局,保护收视率。

那么那时候就决定不打森重和土屋了?

大友:漫画完结的时候,不仅通宵达旦、而且之后还立刻去了工作室做动画……那个时候可真是体力最鼎盛的时期呢(笑)。

荒川弘被大家亲切的称为雪姨,不是那个敲门的雪姨呦。你会问她都有什么作品呀?雪姨的成名作就是大名鼎鼎的《钢之炼金术师》了。

井上:是从 90 年开始的。我的想法其实比较简单,所以也没有烦恼什么的,就是以「篮球真快乐啊」这种动机开始执笔的。(虽然)在此之前也有 12 周就完结了的短篇作品(1989 年,井上雄彦在『周刊少年 Jump』上,连载了共计 12 回的侦探犯罪题材作品『变色龙 / Cameron Jail』。),但『SLAM Rack up countless hours playing braincasino games onlineat Pogo. DUNK』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连载吧。

故事讲了一个在初中明明很努力,但是怎么也考不好,而且还有一个考上东京大学的哥哥。为了逃避父亲指责,主人公选择了一个农业高中,因为可以住校,在新环境里,慢慢发现了自己优点,敞开心扉的温馨搞笑故事。其实雪姨也是一个农家妹子,家里想让她继承家业,可倔强的她却爱上漫画,一边给家里帮忙一边创作,最终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那么,接下来请井上老师谈谈读《黑子的篮球》的感想。

井上:(爆笑)。我的『浪客行』,在这之后也要恢复连载了(3 月 15 日发售的『Morning』2012 年第 16 期起恢复连载)。再刊号已经决定了,不过在没画完前并不打算说呢。

如果你说我们是10后,这么老的动漫我们不想看啊!

通过《real》,我知道了痛苦是不能凭空想象的。只有同样体会过那种痛苦的人才能真正明白。不过,是否明白存在自己无法想象的痛苦会改变创作的方式。我一个人的取材是有限的,之前说的那位编辑的取材能力也给我了很大的帮助。好了现在藤卷老师说说您的下一部作品吧。

大友:如果仅仅是把在纸上画的漫画照下来,把它的数据拿到电子设备上来观看的话,(体验)还是会有所不同的吧。可能非得用纸以外的媒介不可。因为每位作者人各有别,所以我觉得,画法也好、呈现方式亦罢,其实由作画者自己来选择才是最好的。

这部作品一共出了两季,漫画还在断断续续的连载中。如果说钢炼是雪姨的成名作,那么银之匙则是作者心灵之作。从主人公身上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作者的样子,这是最让我感动的。

《SLAM DUNK》那时果然是被人说了吧?

大友:是隔周连载。但是那时『AKIRA』的动画制作也在同时进行,所以事实上(实际上)一周要画 20 页。

最后为大家推荐的也是我最喜欢的雪姨的一部作品——《银之匙》

——超高层的大楼感觉怎么样?

图片 2

森重给人最终boss的感觉,所以我就误会了。

大友:也有那个时代的原因。我们开始执起画笔的 1970 年代,『あしたのジョー(明日的丈)』、『巨人の星』这些名作,随着阅读的进行,故事渐渐变得阴沉起来。在漫画以外的领域也一样:电影界的话有新电影运动(New Cinema / ニューシネマ),话剧界则有寺山修司的天井栈敷剧团,黑テント(又名黑帐篷)也被高度评价,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年代。当时由于自己亦身在其中,所以漫画也同样地有些格调灰暗,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些让人寂寞的故事。

铛铛,这部《阿尔斯兰战记》也是雪姨的作品啦,如果你喜欢古风不妨看看呦。

——多少人一起画的呢?

今天给大家介绍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女作者——荒川弘

大友:出你所料地——是呢(笑)。

有的人说,我太忙了,学生学习忙,大人工作忙,那有空看雪姨的作品。那我就推荐你们听听这三部作品的OP和ED了,听完后你一定会迫不及待的看这三部作品的,这是我的小秘密呦,一般人我不告诉他,2333333!

井上:机械类的东西觉得怎么样?

图片 3

井上:超高层的大楼因为有实体,所以画完轮廓周边后,就拜托助手画(笑)。那种现实中存在的东西倒是还好呢。大友先生不是会创作出虚构的交通工具嘛?这一点可是完全不同啊。

大友:助手有两人。

在工作中您也有这样的倾向吗?比如培养助手什么的……。

大友:但是最新创作的漫画是明治时期山中的故事,机械完全没有出场的机会。但是我现在对猪不太了解,因为猪没有什么照片集,所以不得不亲自去见见活物了。画动物真是很难,还有树木和水的表现什么的都很难啊。

大友:正是因为像(井上)这样优秀的人才不断地涌现出来,我这把钝刀已老,接下来请年轻人们好好加油吧,以上。(笑)

那时候虽然并不是特别有干劲,不过读了吉川英治老师的《宫本武藏》之后,久违地有了想画画的念头。想画武藏还有又八等等各种角色。所以就有了《浪客行》。……虽然现在没在画(苦笑)。

大友:是在吉祥寺吗?那我们肯定在哪里擦肩而过过呢。(大友家住在吉祥寺)

井上:我的话对于机械方面就完全不在行了呢。无法想象。我是在外边玩的野小孩的类型,塑料模型什么的都不会做。

作为完结的时候曾被人说来说去的人,我觉得您很英明(笑)。

井上:是啊。现在就完全做不到了。

我很清楚地记得画完山王战之后的满足感。在那场比赛里,我倾尽了自己想要描绘的所有东西。我几乎是觉得画完这场比赛,我的漫画家之路就可以完结了。感觉神清气爽。虽然好像也有些有关人员觉得“要继续连载!”呢(笑)。不过这也是对方的工作嘛。我想让《SLAM DUNK》就这样完结,也做到了。只是没能提前通知大家这点有些遗憾。这让读者很惊讶,也招致了不必要的臆测。

井上:能画那么厉害的内容……真是不可思议啊。

编辑强烈建议我画(笑)。在NBA会场上对编辑说“我想画的题材只有一个,就是轮椅篮球”,然后就决定以长野残奥会冰橇冰球漫画的创作方式画了。一开始是想要一话结束的,但是之后就画了第2话、第3话……不知不觉就连载了(笑)。

原文转自  刊登于BRUTUS 2012年4月刊号

10个人!?不过确实,画篮球比赛是非常困难的呢。特别是远景,球场上10个人之间的位置关系都必须注意到。

井上:您有感受到什么东西吗?

我有过提前一周画好稿子的时候。这句话我想要大声地说出来呢!(笑)描完线,把工作交给助手之后,我就去外面画大纲,助手还没画完,我就画完下一话的大纲了……这样的事也有。不过这也只是因为我的选择并没有多到可以为之烦恼的地步,只是单纯地一次次地全力奋斗吧。藤卷老师的团队是怎么工作的?

井上:因为至今为止的漫画都是以变成纸做的书为前提来画的,要将之原封不动的电子书化也很令人困扰。欧洲那边的话,有如果不是那种形式的话,漫画就很难成立的情况;这一点该如何应对,也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反正无论如何都要改变的话,想考虑专门用来应对电子书出版的情况。

我喜欢朴素的角色,这个在《黑子的篮球》里也反映出来了。我比较喜欢安田之类的。

大友:这不是挺好的嘛,快乐的同时画技也愈发精进了。不过,周刊漫画志的连载真是很辛苦的呢。

井上:两人?!

大友:如果一直坚持画画的话,因为自己会一点点地修改,所以画风都会渐渐地改变的。所以年轻的时候如果集中精力拼命去画,画技就会变得非常精湛。不过现在的漫画,更倾向于「记号式画法」吧?记号都是决定好的,只需要排列它就可以了。可那并不是画啊,如果那样做的话,(自身的造诣)就很难会有什么突破(Break-through)。再稍微认真些、我觉得看着实际的东西作画才是较好的方式呢。

井上:绝对不会看的啊。如果把那个展示出来可就真的是惩罚了。将来要是有必须给予自己严重的惩罚时的话,可能会打开来看也不一定。

井上:唔……当生硬的东西变得柔软的时候,就会觉得有所长进。我的话,是从刚开始水平很低(笑),画得很平面、很生硬的东西,渐渐变得柔软而立体的过程吧;单调简单的构图,后来也变得能从各个视角去描绘了。嘛,会变得很想动笔,不会觉得腻也不会感到满足。

井上:是很难呢(笑)。

有您这样热心的粉丝支持我,我才能获得今天的成绩。(笑)非常感谢。

井上:一周差不多能画 19 页……。

0 奇迹的对谈

井上:『AKIRA』全部的原画,大概有多少张呢?

井上:『AKIRA』是周刊连载吗?

新人时期的作品还在吗?

关于这点,我也是画一回吐槽一回(笑)。井上老师在画《SLAM DUNK》的时候,有没有画得津津有味的角色呢?

大友:不会看的吧?

确实,这种部分也是制造出真实感的一个要素呢。

井上:原画展是在这里办的吗?

图片 4

藤卷忠俊籍贯东京都。2006年获“jump十二杰新人漫画奖”十二杰奖并出道。从2009年周刊少年jump第2期开始连载《黑子的篮球》,该作于2014年第40期完结,但预定于2014年12月发售的《jumpNEXT!!》上连载重开。

大友:我的话,现在画了一些积攒着。因为不是多少天要画多少页的要求所以还好吧。因为有一段时间没画了,所以也需要有个恢复的过程……

非常感谢!

井上:现在大概是配合日本独有的右边打开吧。

图片 5

图片 6

正在摸索。应该说我也不想让自己的画风停留在这个水平上……。感觉要是确定了画风,就不会成长了。每次改变鼻子、嘴等部分的作画方法时,虽然只是微小的改变,但我也都是有意识地去做的。

图片 7

非常感谢……!

大友:又没有助手。

我觉得应该是的。虽然我不像黑子那么厉害。

大友:我的话,那时是在考虑使用电影式手法作画的时期,正在进行『AKIRA』之前『童梦』的创作。说到 27 ~ 28 岁的话,就是「那种手法还想更多地试一试啊」那样的感觉吧。渐渐变成不用预支的时代了(笑)、也变得能稀松平常地喝酒了。井上先生做过助手吗?

方向性定下来了,迷茫就一扫而空了,我就决定使用华丽的效果和描写手法了。那时候我的工作人员也多了,像是篮球鞋之类的细节部分也能花心思去做了。

当代最强的漫画绘师之间的对话:画技逐步精进的过程

大友:偶尔还有一人,最后来贴贴网点纸那种程度的。

大友:不——怎么说呢,「在努力着啊」,这么想了(笑)。

井上:还有一个变化,是向电子书籍方面的转移。在美国出的月刊「SHONEN JUMP Magazine」最近也休刊了。(一月底开始变成电子版的「WEEKLY SHONEN JUMP ALPHA」。)

大友:会有觉得很自在的时期呢,不管画什么都能画出想象中的感觉。因为在画了很多之后,之前看不见的东西也能看见了啊。构图也是,POSE 也是。

我的画并不是正确答案。我认为藤卷老师寻找到的答案会跟我完全不一样的。

大友:因为正巧说要办原画展,所以把旧日原稿久违地拿出来看了看,可现在看起来,实在很难为情啊。

还有,“奇迹的世代”的名字里都带颜色呢,好像英雄战队一样。

大友:非常喜欢!真的只能说是喜欢了呢。复杂的东西都很喜欢。

我也拜读了《real》,那种痛苦和苦恼描写非常震撼呢。

——随后『AKIRA』的连载始于 82 年末。也正是大友先生 28 岁之际。

——井上老师还记得画《SLAM DUNK》最终话时的感受吗?

大友:虽说有去帮过忙,但没有具体的做过助手,吸收学习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差不多用了 2 ~ 3 年达到了一个程度。这些往事回想起来,也很是有趣啊。

为什么画了《real》呢?

(完)

大友:『SLAM DUNK』的连载的话,大概是花多少天画的呢?

大友:大概有 2300 幅左右吧。

果然还是黑子啊。那种传球是无法模仿的啊!因为篮球很重的啊!?

这两位漫界巨匠、在此迎来了初次的碰面。从周刊连载的艰辛到提高画工的秘诀,甚至是彼此「无法描绘的东西」,进行了坦率的对话。

——请给我们讲讲连载时的日程安排。

图片 8

两天画大纲,四天完稿,大概就是这样。开始的时候是可以很快进行的,但动画化之后变得困难了。我听说井上老师画《SLAM DUNK》的时候进展非常快。

大友:要是两个人都说画得不好的话,对谈就不能进行了啊(笑)。

人各有志呢。也有人觉得脸谱化也不错。我的目标是画出语言无法表达的东西。不能仅注意绘画的能力,去发现人们所拥有的各种感情也是很重要的。不论如何,就是要保证质量地去画。

井上:压箱底藏着的(笑)。

我会努力的!

井上:哇,这可真是太厉害了。

——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篮球题材的漫画有什么困难之处吗?

井上:真好啊。习惯用笔什么的。感觉像新人一样(笑)。

我就是想表现“IH里还有这种人物”。实际在大赛中不是也经常有想看的比赛没看成的事嘛。

大友:是 73 年吧。虽然是来东京以后画的画,但总感觉十分陈旧。其后一年间,画风在不停地改变着。想起来还是挺有趣的呢。

在SD连载之后,日本出现了不少篮球漫画,例如少年篮球梦,梦幻篮球之类的,连载的册数不低,但是从画风,剧情上都与SD逊色不少,特别是分镜处理部分,太生涩。笔者自认为SD之后最好看的两部篮球漫画是篮球少年王,目前连载到440回,属于少数优秀的篮球漫画之一。但是其最大的缺点就是人设比较少女风,而且对手人设太模糊,除了几个主角,看到后期基本都认不出几个对手的名字,另外一个就是剧情太拖延,440回的漫画打了3年,县区大赛才打完第三场。。。。全国大赛别提了,估计要5年内才能打完。。。。

大友:说到井上先生 28 岁的时候的话……

2 井上老师看《黑子的篮球》

井上:那些画也会展出吗?

大友:在美国出版的书必须把打开方向全部变成反方向,真是够呛啊。

井上:果然也是会有这种情况呢。停笔稍微隔一段时间之后,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下,涂了几张没什么特别的画稿过后,就会突然觉得「啊,画出好作品的手感开始逐渐苏醒了呢。」

而且对战表也不能按照主角一定可以进决赛的方式排。我不喜欢那样。一定会赢的比赛是翔阳战和丰玉战,但因为在对手身上花了太多心思,画得非常困难。丰玉战之后,我简直觉得自己再画5场比赛都不行了。不过对森重和土屋就抱歉了(笑)。

在「后大友克洋」的漫画界,表现力首屈一指、令读者为之着迷的井上雄彦,在即将高中毕业的时候,邂逅了使他受到冲击的『童梦』;而即使是在井上晋身职业漫画家后,也曾多次翻开『AKIRA』,被其表现漫画的创意所深深吸引。

井上:有在哪里做过助手吗?

大友:最初读到的是什么呢?

要是主动说了就不是黑子了……这点是很难呢。举例来说,流川也是会什么技术也不会主动说的,就是这类的限制塑造了角色啊。而乐在其中地作画,这大概就是漫画家吧。

大友:还有,习惯用一支笔的时间之类的。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动笔了。

井上:喂喂、稍微等一下啊。(笑)

那么多人进篮球部的话,有时候也会摸不到球吧?

——什么时候会实际察觉到自己有所长进呢?对好的作品的定义又是如何?

连载的时候没有这种工夫。不过,虽然我的助手们都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我却常常希望他们不要安于现状,希望他们能够独立。

大友:会逐渐变化下去的吧,一定。音乐人也渐渐开始以自己的名义出版作品了不是吗。我喜欢去书店和唱片店之类的地方,虽然感觉有点微妙。

面向世界、面向电子书籍。漫画将会去向何方?

那个作品的世界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我画出来的是那个世界发生的事情的一部分,当然,没画的部分也是存在的。我现在没有继续画的计划。不过,我也不想关闭通向那个世界的大门。所以,我不会说“我不画”。我想保持没有倾向性的态度。

那是越画就变得越好的时期,(画笔)力所能及之物渐渐增加,一直想着「好高兴啊」、「好快乐啊」这般过来的;但是画到最后比赛的时候,有了「还想做更多这样的事」的欲望。一些烦恼也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浮现的吧?我自己内心毕竟还是决定要将最后的比赛全盘托出,所以基本上只有愉快的回忆。

——井上老师喜欢《黑子的篮球》里的那个人物呢?

大友:是的。最初以为很宽敞,等摆了很多东西过后,才意外地发现比较狭窄。嘛,不试一下是不会明白的事,也是常有的啊。

——那么,最后请井上老师为藤卷老师送上声援。

大友:实际上用的是 5 天左右吧。

——两人的作品,在海外都是被大规模翻译、介绍着,但『AKIRA』算是其中的先驱。

井上:这可不是「在努力着啊」的程度吧。大友先生的出道作是在哪一年发表的呢?

井上:这部作品的单行本,可是在当年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呢。「(漫画)竟然还有这种表现形式」,想法实在是太厉害了啊。因为我在高三之前都只读过少年漫画,所以第一次读大友先生的作品的时候,暗自惊叹着「好厉害——」,感到非常震惊。

《黑子的篮球》连载了有6年了吧。恭喜平安完结。

『SLAM DUNK』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载的呢?

而且也不是团队全员都懂篮球呢。我想请问井上老师,要怎样做才能提高画技呢?

井上:在画『SLAM DUNK』的最后一部分。

倒是没有很难画下去的那种时候。不过,火神和我的性格差太远了,可能直到最后角色定位都在漂移。不过比较难画的是黑子,因为他自己不会主动说话,总得找个人提起话头。

大友:是啊。最近经常听到就原本的样子出书的话题,不久之前还完全不行。特别是美国有美国的读法真烦。但欧洲是直接沿用日本式也没问题的。

井上:这么说起来,听说(『AKIRA』漫画中的)那些个背景,大都是大友先生躬亲力行的?

——井上先生的画怎么样呢?

井上:是『童梦』。真是有种「全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的感觉。

《SLAM DUNK》篮球门外汉樱木花道被赤木晴子邀请加入了湘北高中篮球部,和竞争对手流川、队长赤木刚宪等人一起为全国制霸而奋斗。1990年至1996年间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在全国中小学生间掀起了空前的篮球热潮。单行本全31卷,完全版全24卷发售中,集英社出版。

井上:说真的,我画得并不好啊。

大友:是的。与其说是稍微给自己点惩罚,倒不如说……作为自我警示而展出着(笑)。

井上老师(以下略称井)

大友:用笔来作画的话确实很难啊。画虽然是一直在画的,但是漫画的笔用起来很难啊。而且我正在用的,是叫做圆笔(丸ペン)的不听话的笔,自己都觉得有点烦了。还要用那个来画画什么的。

竭尽所有的最终话

图片 9

也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所以以篮球为中心展开故事的时候是非常谨慎的。集齐了主要的5人之后,差不多可以开始以篮球为中心发展剧情了,可那时剧情正进行到打架打得最凶的时候……我还想该怎么结束这一段呢(笑)。

我也是很害怕画风在《SLAM DUNK》时期就固定下来的,所以直到连载结束都在不断地做出改变。

我姑且是要在《jump NEXT!!》上在连载一点续集。预定是要画“奇迹的世代”5人集结的故事。

最近网上有一篇 黑子篮球作者跟井上雄彦的访谈录,转过来大家凑活看看

我想也是因为我性格比较规矩周到吧。老师是在什么时候决定把山王战定位为最终决战的呢?

这样的年纪,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视角呢?《黑子的篮球》成为大热作品,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角色的魅力,而描写像黑子这样不引人注目的角色,反使作品的趣味更上一层楼,这点真是太棒了。藤卷老师自己跟黑子很像吗?

——《SLAM DUNK》可能有后续吗?

3 创作篮球漫画

说起来,单行本的封面也是,每卷所用的画具还有笔触都在变呢。

我是尽全力面对的。我也试图把每卷的封面都画出不一样的气氛,但和井上老师的作品相比,还是痛感到差距的巨大。

黑子的传球也是这样吗?

有些人画的东西会非常像影响了他的漫画家的作品,但藤卷老师并不是这样呢。

对于我来说,画漫画并不是做到现在这样就可以进入平稳期,可以踏实地止步不前的事,而是一条可上可下的坡路。只能根据需要来试验、纠错。从这点来说,我觉得藤卷老师不固定自己的画风是很好的事。您会把画技作为一个要面对的课题来看待吗?

那种时候,平时朴素的角色也看起来非常帅呢。(笑)

我当时也非常惊讶!

被周围的人说了些有的没的(笑)。

藤卷老师(以下略称藤)

——井上老师连载完《SLAM DUNK》之后,画了《浪客行》。

作品结构很体贴读者呢。

大热作品之后的作品和声援

以老师的年龄来看,是通过动画知道的《SLAM DUNK》?

在淘汰赛对战表做出来的时候。

流川那种是必定要大放异彩的角色。在那种角色的环绕下,偶然出一回彩,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比如丰玉战那里,换上安田,成功地放慢了节奏的那种感觉。另外我也喜欢陵南的植草。

仙道总是轻轻松松的,不论作为选手还是觉得都没有缺点。我无法把握好仙道这个人。虽然是我把他画得又帅球技又好,但没有缺点这点很难以理解。藤卷老师有没有这样的角色?

据藤卷所说,小时候他就是看SD连载被吸引了才开始画篮球漫画,而且一直是井上的粉丝,但是不得不说黑子篮球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篮球漫画,当年编辑部希望井上按照山王败北模式让SD重新来一次被井上拒绝,黑子漫画模式并没有错,但是如果做了也就成就不到SD的伟大之列

不是很刻意,不过也会的。除了单行本之后就可以客观地看待作品了对吧?看了之后,觉得不行的地方就会改。不过,因为一直都觉得自己还很不成熟,所以也没有特别地想着要那样去做。藤卷老师也是画风还没有固定呢。

26岁。

不知怎么的,我就是喜欢那种很偶尔才有一句台词的感觉。

您说的没错(笑)。

那就是表情了。我希望能够表现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我喜欢高尔夫,而且也想画,不过能不能画好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我想多尝试一下。

我这边是从一开始就被责编说篮球漫难画。不过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位编辑一开始觉得篮球是软弱的运动……。

有种把期待值画得太高了的感觉呢。不过,没有那种角色的话就没有IH的感觉了吧?也许他在没画出来的地方大发神威呢……?

大概是画功的问题吧……(笑)。人成长了,也看了各种作品,价值观也在慢慢地改变,不过即使到了现在,《SLAM DUNK》也是我价值观的中心,这是毫无疑问的。带给我如此影响的井上老师就坐在我面前,说实话我现在还是很紧张……!

不,因为我每周都买周刊少年jump,所以是通过漫画知道的。我记得是看了一次就陷进去了,用压岁钱把当时已经出的单行本豪爽地全买下了。

那种时候就对着墙壁一直练运球什么的……。花道练得不就是这个嘛!当时是这么想的。对篮球本身,我是初中就放弃了。但是对于我来说,《SLAM DUNK》成为了我画漫画的根基之作。

另外一个不得不提就是黑子的篮球,属于近年少数非常优秀的篮球漫画,主角设定很鲜明,一个强势显眼,一个如影子一样被人忽略,加上各种无敌的必杀技,真是看了大呼过瘾。

您说那个场景啊。那是20多年前画的了,现在要花点时间才能想起来了……。那么,您喜欢的角色呢?

是被问能不能再稍微继续画点了。不过再画下去的话角色的能力就太过于膨胀了。

主角的设定很好呢。以这种主角开展连载实在很厉害!我真是很惊讶。

太朴素了吧!

争执的部分也很有趣。井上老师遇到的困难是“先驱者”的困难,而因为老师开辟的道路过于辉煌,我遇到的则是被比较的困难。

我想重要的不是画得好还是不好,而是想画成什么样。因为让奋斗的目标变化的不是好不好,而是想要表现什么。藤卷老师有没有什么想要表现出来的奋斗目标呢?

还有叫植草的吗?

13

长大成人之后就非常能理解您的心情了,不过小时候只是单纯地想着“森重宽怎么样了啊?”(笑)。真是很遗憾啊。虽然并不是全因为这件事,不过我在连载《黑子的篮球》的时候,就决定了要把埋下伏笔的所有对手都打一遍。

——令藤卷老师印象深刻的场景和喜欢的角色都是什么呢?

吧主

是这样吗?

像棒球、拳击漫画那样,可比较的对象多,就不会遇到这样的困难呢。

——画面效果也是在那时让人感受到了变化。

在周刊少年jump上孕育出篮球题材大热作品的两位作者的梦幻超豪华对谈在这里实现了!拭目以待吧!!

——连载完结之后,紧接着就收到了许多编辑的建议吧?

——非常感谢二位。

尽管连载中发生了许多意外,但您仍然坚持画到最后,我对此谨表敬意。我想,画最终话的时候,您作为漫画家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拥有了这些经验的您创作下一部作品的欲望高涨的时候,我会期待那是怎样的一部作品!

我当时想,果然黄色是第一个出场的呢(笑)。然后第二个出场的是个性有点怪的绿色……。故事的展开是王道式的,而主角却并不完全位于故事的正中,这样的结构非常有意思。还有,虽然我没有画过冬季杯的比赛,但我觉得您很好地再现了东京体育馆的比赛氛围。

到了后面,人数变得很多,最多的时候有10个人……。

——首先想请问一下两位阅读作品的感想。请藤卷老师先谈谈吧。藤卷老师是什么时候看的《SLAM DUNK》呢?

其实是超级激烈的运动啊。

井上

井上雄彦籍贯鹿儿岛县,1988年凭借《枫パープル》获手冢奖并出道。1990年开始在周刊少年jump连载《SLAM DUNK》。该作品创造了日本国内发行部数突破1亿部的大热纪录。现在(2014年)正在周刊young jump上连载《real》,在周刊morning(讲谈社)上连载《浪客行》。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湘北海南战时花道从牧的上方灌篮的那一幕。从那之前的篮板之争到最后灌篮的一连串动作真是太帅了!一页页地翻过去,漫画的节奏令人感到十分酣畅……。那种感觉我记得非常清楚。

那时我觉得就那样结束也不错,可是大约1年之后,就又想画了。我自己也很惊讶(笑)。

现实中无论传球速度多么快,也不可能出现那种气流一样的效果呢(笑)。还有,我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走写实路线的篮球漫已有很多这点吧。井上老师在连载中也会有意识地改变作画的方式吗?

是在小学的时候,大概是从湘北和陵南的比赛开始追的吧。那时候同年级的孩子都在看《SLAM DUNK》,因此上初中之后进篮球部的人也很多。我也是其中之一。

非常感谢!我会做出各种尝试。曾经有某本书里说漫画家都有自己心目中的“明星”。对我来说,那就是井上老师。愿您保重身体,不断进步。我也会一直追随您,不断向前迈进的!

不过一部篮球漫画完结了,令人觉得寂寞呢。连载完结时候没被说什么吗?

那就是还没想下一部的事了?

1 藤卷老师看《SLAM DUNK》

用“存在感薄弱”的人做主角,故事该怎么发展呢,这应该非常困难吧,我是这么想的。而随着竞争对手(注:这里应该是指火神)的确立,我就感觉“啊,原来是这样”。主角自己居于暗处,带动他人活跃,这样的视角在少年杂志上是非常少见的。请问连在开始时您的年龄是?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场网址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神的碰撞之三,大友克洋

关键词:

上一篇:跟海贼王没关系,大四汪的孤独

下一篇:没有了